成长的边界

二十六、T型人

赛斯能成为3M的“公司科学家”,正是因为她在各个不同的技术领域中都能游刃有余(www.360wc.cn)。为了获得硕士学位,赛斯不得不从事一项她已经并不热爱的研究。硕士毕业后,她执意来到克拉克森大学攻读化学工程博士。“人们都说:‘你读这个博士要花的时间太长了,因为你根本没有这方面的基础知识,肯定不如那些已经在这里拿到化学工程硕士学位的人。’”她收到的建议都是让她继续留在原来的领域。

进入3M后,她又离开了博士期间的研究领域,仅是因为她的丈夫也是从克拉克森大学的同一个实验室来到3M的,她不想占着丈夫正在申请的这个职位。所以她选择拓展工作范围。

这个做法带来了回报:赛斯拥有了五十多项专利。她参与发明了新型的压敏胶粘剂,这种胶粘剂应用于可拉伸并且可以反复使用的胶带上,也可以用于婴儿纸尿裤。

她之前从未学过材料科学,并且说自己“不是一个伟大的科学家”。她把自己的创新过程比作记者的调查性报道,只不过她实地采访的方法是逐个儿去问自己的同事。赛斯说,自己是一个“T型人”——有自己的专长,也有广泛的涉猎;而“I型人”只有深度,没有广度。“像我这样的T型人乐于向I型人提问,从而构成T字的躯干。”她这样说。

在3M工作的前八年,奥德科克与一百多个团队一起合作过。没有人交给他一些重要的项目,比如多层光学薄膜这种有巨大潜在影响力并且跨越了多重领域的项目。凭借着自己的广度,奥德科克发现了这个机遇。“如果你正在研究定义明确、理解透彻的问题,那么高度专业化的专才肯定可以出色地完成任务。”他这样说,“随着模糊性和不确定性逐渐增加——这是系统问题的常态,广度变得愈发重要。”

梅雷罗和帕洛梅拉斯是两位西班牙的商学院教授,他们的研究也支持了奥德科克的观点。他们分析了过去十五年的技术专利,这些专利来自32000个团队。他们追踪了每一个发明者在团队中的活动,随后追踪了每一个发明的影响。

两人评估了每个技术领域的不确定性:在不确定性较高的领域,有一大堆专利被证明毫无意义,但是也有一些一鸣惊人的成功案例;而在不确定性较低的领域,专利按照线性趋势发展,下一步的走向非常明晰,很多专利的有用程度只能说是“一般”。在低不确定性领域,由专才组成的团队更有可能创造出有用的专利;在高不确定性领域——拥有技术通才的团队更有可能有所建树。某个领域的不确定性越高,拥有跨领域通才成员的重要性也越高。

公司名称:济南金方圆液压机械有限公司